您现在的位置是:博鱼体育平台 > 博鱼体育平台 博鱼体育平台

民进党两位总统之一:古稀总统话当年 (林浊水)

2021-11-27 21:02

 

彼此睽违26年后,两人有了第一次会面,陈水扁接受赵少康专访。

年复一年,期待蔡英文特赦却一再落空,现在借着访谈,陈水扁转而和蓝营对手铺陈他特赦的诉求。录像时间有100分钟那麽久,其间种种很够他娓娓道来。他从保外就医的秘辛说起。说他的保外就医和民进党陈菊、赖清德以及立委等人的争取无关。他说马英九早就主动决定这样做了,而且因此神不知鬼不觉地为他量身订做,修改了行政命令让他可以用很奇怪的程序获得保外就医的待遇。言下之意,既然如此,假使民进党政府做不到特赦,那麽对待他岂不是连马政府都不如?在100分钟中,陈水扁虽然天南地北,但是这一个抱怨正是他在访谈中要表达的重点。

在怨的主调下,陈水扁细数他和民进党尤其和权力最内圈的蔡总统等人的恩恩怨怨,其曲折居然大有流行一时,蔡总统也常看的宫斗剧的气味。这种的气味,出于曾经叱咤风云,当过总统的枭雄之口,怎么说也令人感到不对头,更糟的是,诉求的是同情,得到的却是反感。

为了表示民进党多么对不起他,他重复他对政治完全没兴趣也不了解的女儿的说法说:民进党谁没有拿过他的钱?这真是够菜市场骂街风格了。因为:

1、民进党没拿过他钱的仍大有人在;

2、他怎可以把人家给的选举献金一转手就说是他的钱?

3、在他选总统时,他没拿过党公职替他募到的献金吗?不是有些人转给他的献金还比他转给同一个人的还多?

4、选举除了要用到钱之外,基层组织更加重要,县长立委议员选举固然要基层动员,总统选举时难道不需要县长立委议员卖力动员基层?而这些公职自已选举时还不见得都拿到陈水扁转来的钱的。

5、最后,所谓拿到他的钱的人,岂不是有许多在他还没当上市长、总统时,没拿钱就支持他通过初选,而且往往也有已经为他募了选举献金?

事情既然是这样,陈水扁呛声谁没有拿他的钱时,固然很有煽动民粹,令扁迷愤怒的效果,但是毕竟在情义上很令人心寒,更不用说还成为国民党丑化整个民进党的凭借了。

陈水扁怪罪的焦点:蔡英文

不得特赦,陈水扁固然长年抱怨民进党,而这次访谈抱怨的焦点,毫无疑问的,集中在蔡英文。

陈水扁近年来一贯的说法是,没有他一再重用、一路提拔、一路照顾,蔡英文根本不可能是现在的总统。至于重用她,是因为看到她的学经历,不是跟流行的什么由于李登辉的推荐。他说李登辉从来不曾向他推荐蔡英文。他说,假如没有他安排她当陆委会主委、入党、不分区立委、行政院副院长,让她拥有完整的资历和党籍她怎么可能成为民进党提名的总统侯选人?他特别回顾说她很跟人家不一样,很被抱怨歹斗阵,但是他总是不改照顾她的初衷。他强调,她当陆委会主委居然跑去问陈水扁阁揆是谁,如果院长游锡堃的话,主委她就不干了。他说,从来没有一个部会首长敢跑跑到官邸问总统阁揆是谁的。于是只好安排她当不分区立委化解蔡游冲突,顺带让她在国会问政上有“亮丽的表现”的机会,可以补足她欠缺的国会议员的政治资历,只是可惜她问政不如预期,但是他仍然再用心让她当副院长。但是接下来就有苏贞昌接连两次要求把她换掉的事,苏的理由正是她“歹斗阵”,尽管如此,陈水扁还继续挺她。他说,她是这样跟人家不一样,“难怪会当总统”。(陈水扁早就一再剑指蔡英文了,例如,更早在“勇哥物语”中说,他确信2000年总统大选,蔡英文是支持连战的。更爆料2015年时蔡英文的博士毕业证书遗失,也是他透过黄国俊的关系请托英国上议院议员纪登斯帮忙处理的。他说基于一路栽培蔡英文走上国家领导人的苦心与用心,怎么会去想蔡英文的博士论文或学位有什么大问题。)

这一番恩恩怨怨虽然大有宫斗剧的曲折和人性矛盾支撑起来的张力;然而陈水扁得到的效果却非常负面:蓝营直接的反应是,又来了,又要特赦了;绿营的反应是居然跑到政敌前面对自已人说三道四讨特赦,纷纷由同情转而不屑。

陈水扁功过深入人心, 特赦VS.反特赦,互不相让成僵局

陈水扁在台湾第一次政权轮替时当上总统,历史地位显赫,至于一生行谊,则有功有过充满尖锐的争议。

陈水扁从40年前担任美丽岛辩护律师到坐政治牢,大有贡献于台湾民主;后来当杰出的市议员、杰出的立委时,尖锐不留情的作风,很让长期处于委屈的民众大为崇拜;杰出的台北市长令社会大为折服;在充满争议性的8年总统中,平衡南北差距,三度增加老农津贴、发放敬老津贴,都备受得到照顾的人的感激。这样他累积了许许多多诚心诚意的追随民众。

另一方面,他一贯的尖锐犀利,不必怀疑,肯定激起对他难以原谅的大批对立民众;更不用说,他在总统选举前夕致力于废除《台独党纲》;总统任内,忽而四不一没有、忽而一边一国;忽而台湾名义入联公投,忽而制宪正名做不到就是做不到;忽而台独、忽而力推募兵制⋯⋯主权立场摇荡不定,以致于除了阿扁们之外,统独群众不是被激怒就是对他不信任。至于主导通过国会减半及高修宪门槛的修宪案,更是对国家和对民进党都属贻害无穷之举,令人难以原谅。

由于他从政一辈子,无论功过都已经深入民心,于是就构筑成真心诚意支持赦扁的和真心诚意反赦扁的,长期尖锐对立互不相让的僵局。

一边一国实力的虚与实

尽管社会上支持赦扁的一直是少数,但是却是相当坚定的少数。从2010年以后陈水扁就充分运用他们的坚定特质,一再在选举中进行部队集结,操兵演练。

2010年在陈水扁号召之下,各地议员参选人41人组成一边一国连线,共当选36席。成绩斐然。选后又有加入的立委7席,声势超越台联和亲民党。2014再推出84县市议员参选人,诉求“扁案应予平反”,当选68位。

2018年,九合一大选民进党惨败,但是一边一国联线则稳住了阵脚。推荐103位县市议员候选人当选人达64人,总得票数占民进党总得票数27.7%、当选席次占民进党议员当选席次26.9%,每位议员候选人平均得票比民进党议员高。

到了2019年,。陈水扁说,蔡英文被认为是最认同中华民国的总统候选人,将使“台湾”这条路将永远走不出来,因此一边一国行动党一定要成立。至于其主要干部接连发言表示,一边一国的“阿扁们”是最反蔡英文的一群人。

尽管10操兵成绩优异,但是一旦脱离民进党,一边一国行动党参选的结果,其惨惊人,和还依附在民进党身上的一边一国联线的时候相比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区域选举本岛平均约要10万票当选一席立委,而一边一国提名11人,总共才得两万票,总得票率0.15%,在各政党中排名第10,不分区得票率1.0%,各政党中排名第10。操兵10年,选举下来和刚刚组党没几个月的民众党比较起来成绩居然遥不可及。成绩之坏和同样愤而脱离原来隶属的两大党而成立的几个小党对比起来更非常鲜明显:1995年新党得13%选票、2001年亲民党得20.3%、台联得8.5%而一边一国党1%!由此可见他对蔡英文没有民进党身份怎么选举的批评也完全适用在他自已身上。

一边一国党得票只有1%,应该不表示支持特赦的民众就剩下这么少,但是却清楚显示纵使基于同情义气而支持特赦,但是这支持难以转换成支持陈水扁继续在政治上呼风唤雨的力量。于是一边一国行动党宣告解散。

面对特赦,民进党党公职-民众-总统全部不同调

事实上,不只民众支持特赦,不等于继续支持他延续政治生命之外,那些支持特赦的民众,立场虽然坚定,但却一直是社会少数,支持度一直稳定地被压下,怎么也过不了30%的关卡。

台湾指标民调在2016年调查发现,27.7%认为应该特赦陈水扁、51.2%不应该;至于民进党民众,有51.5%认为应该特赦陈水扁,34.5%认为不应该,这数据和相隔7年前的2009年居然硬是差不多。

民进党的民众反对特赦有的34.5%,固然也算可观,但是支持到底是过半的坚定多数,所以特赦成了民进党闪避不掉议题。这样,党内民众多数的支持特赦和整体社会多数的反对特赦形成的张力,造就了民进党内非常复杂而诡异的反应:固然党公职中有真的基于情义相挺,锲而不舍地主张特赦的,然而党内大老新秀中更普遍的现象是在争党职或者是竞选复数选区的地方议员时,争相高举赦扁大旗;在争天下或单一选区的立委、县市长席位时,便避扁唯恐不及。换句话说,一边一国在选议员、立委时会有迥然不同的结果,这一点党公职们早就知道了。由于他们心中太很淸楚了,于是2017年有一场最戏剧性的演出:当时赦扁的案被提到党代表大会,党代表591人中超过500人签名连署,其间直辖市议员有160人连署,11位民选县市长更清一色都连署,连署名单浩大到不可思议;但是临到表决,代表们却霎时四散,以致于案子无法表决通过。连署得既轰轰烈烈,四散动作同样轰轰烈烈,真是够奇迹。

许许多多党公职们总是身不由己地呛声非赦扁不可以巩固党内地位,至于面对社会排山倒海的反对,他们就丢包给在2008年受不了压力,不得已而以逼扁退党当保党的手段的蔡英文去伤脑筋。面对特赦难题,2017年蔡英文在所罗门群岛举行记者茶会中说:“如果我们觉得社会有一定的共识,时间也适合的话,就来考虑”。一句话清楚地表示了立场:赦不赦扁,她没有定见,只跟随民众的态度走。于是2017年的党代大会奇迹就是她这样的考量下演出了。

由于蔡总统是成为阻挡赦扁最关键的力量,也因此长期以来就成为阿扁们痛恨和陈水扁最用心对付的对手。

一边一国下场令民进党大大松了一口气

民进党既然长期被陈水扁逼得进退维谷,因此2020年陈水扁领军的一边一国联线在国会选举全军覆没,显现陈水扁己经失去胁制民进党的政治能量,于是呛声赦扁的声音已不再喧嚣,民进党高层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因此,虽然一直有蔡英文应该在连任后没有压力的时候赦扁的说法,但是在今年5月蔡英文就职前后这主张被提出时,呼应的就非常零落,和2017年全代会连署赦扁的气势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情势如此,这次陈水扁向蓝营人士娓娓话当年种种,气氛不免沧凉。可叹他纵使谈了对民进党和蔡英文的种种怨怼理由,却更惹得一番反感与不屑。

陈水扁这么精明的一个人,为什么耗费这么多心思精神和时间在一个现在看来毫无希望而且令自已耗损的特赦上,实在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特赦是政治决断,内容是价值的权衡

在访谈中,他借着马英九苦心替他安排保外就医阔论他对特赦定义。

他对他还有一些案子没有定谳所以依法不能特赦的论点非常不以为然。他说,本来依规定,他根本不可能符合保外就医的条件,但是马英九为了让他保外就医,便修改了内规。马总统方面强调修改内规是基于健康和人道考量。陈水扁说所谓人道考量根本是政治考量,这样的修改是为他量身订做的“陈水扁条款”。换句话说,就是在法理上根本不通的意思。

既然马英九都这样政治考量了,那麽蔡英文不是更应该同样政治考量而进一步赦扁?陈水扁耿耿于怀。

陈水扁经年累月追求特赦,一再用残留声望进行群众动员,但是10年下来,愈动员对自己愈损耗,落到一边一国只剩1%民众支持,真是可叹。特赦真的那麽值得他追求吗?没有错,历年来获得特赦的人少之又少,但是这就值得他追求?特赦的本质岂不是“于法不容,于情可悯”吗?难道这就是陈水扁追求的自我定位?阿扁们不是认为扁案纯属政治迫害,扁本身绝无不法吗?那麽何妨参考一下台独前辈怎样在被政治迫害而自认绝无不法时面对统治者施舍给他的特赦。

不要特赦,不要假䆁

我要无罪出狱

这是当年施明德面对特赦的态度,陈总统何妨参考一下。再退一万步就特赦论陈水扁的特赦。

没有错,赦免的确是政治考量优先于司法的措施,但是赦免仍旧需要依法-《赦免法》-的程序而行。换句话说,赦是要在司法和政治间求得权衡,而不能只顾政治完全不顾司法。陈水扁纵使有过,但毕竟于国家、于民主、于弱势民众都有功,因此今天要面对司法,于情的确有可悯之处,但是依法,特赦是对走完法律程序定谳后的政治救济。那麽,既然要求赦,而不是要求无罪释放,岂不是不应该放弃不出庭的僵持?

可叹那麽多人只是附和陈水扁的求赦,却不敢公开建议他赶快走完法律程序,结果是当然是求赦而不可得,真是怕他反而害了他。等到他的政治能量不断折损,很现实的,如今要在政治和司法间求得权衡,空间已被进一步极度压缩了。曾有功于国家、民主、弱势者,更曾贵为总统的一代枭雄沦落到这样,令人掷笔再叹。自由时报1116

本文由:博鱼体育平台 提供

文章评论

    共有条评论来说两句吧...

    用户名:

    验证码:

本栏推荐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