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博鱼体育平台 > 科技创新 科技创新

法国博物学家霍兰曾说过 蝴蝶“在生命的痛苦中给我们抚慰” - 搜奇 - 网推

2022-07-13 15:37

第一本细腻刻划人类狂热与蝴蝶生命史的自然书写

◎自然写作最高荣誉“约翰・巴勒斯文学奖”得主

◎美国AMAZON连续20年四颗半星高分好评

◎成功高中昆虫博物馆创办人陈维寿专文导读

◎繁体中文版独家收录台湾蝴蝶产业专题报导〈再见!蝴蝶村〉

◎初版书名:蝴蝶的秘密生命

记录人类狂搜集蝴蝶的历史轨迹,深入描述蝶类生态

17世纪,人类对蝴蝶的狂热达到了巅峰。贵族雇用猎人在世界搜括珍稀蝴蝶,世界公认最伟大的蝴蝶迷罗斯柴德爵士,个人的蝴蝶收藏就高达225万只,令大英自然史博物馆的蝴蝶收藏超越了任何时代,也促进了博物学的长足发展。

蝴蝶生命的每个阶段,都有复杂的生存机制。从幼虫时期起,它就必须面对鸟、寄生蜂、蚂蚁等不同类型的捕食者、竞争者、有毒植物等,直到化蛹、成虫,直至雌蝶成功挑选一株植物产下它的卵,完成整个生命史的循环。最后,我们将与十亿只北美帝王蝶一起从加拿大往南横越大西洋3,200公里,直至温暖的墨西哥。这个世界上最壮观的自然景象之一,必须历时四个世代的蝴蝶才能完成,却能遵循完全相同的路线,至今人类仍然无法知晓其原理。

保护与共生的未来

20世纪,蝴蝶研究进入了生态学的范畴。90年代的洛杉矶,一名无恶不作的帮派份子包纳,出狱后无意参与了生态工程而接触了蝴蝶保育,全心全意地投入其中。他与生物学家马通尼学者合作,一起进行成功复育了野外灭绝多年的艾尔席贡度琉璃小灰蝶,双双获得了国家的“自然保护特别成就奖”,并在实验室一起工作至今。

今日,在美国、哥斯达黎加等国家,蝴蝶的保育与复育,催生了更为健全的观光产业,甚至因较强的经济利益而令昔日的破坏者转而保护森林。曾经受到人类伤害的蝴蝶,为环境再生提供了全新的可能性。

繁中版独家收录台湾专题报导〈再见!蝴蝶村〉,记录台湾蝴蝶工业的历史

号称蝴蝶王国的台湾,也曾靠蝴蝶产业撑起了一片天。在二战结束后,埔里曾有多达47家蝴蝶加工厂,以蝴蝶制作贴画等的“蝴蝶加工业”带来巨大的外汇。

本书特别收录特别报导〈再见!蝴蝶村〉,让您在作者的自然书写背景之外,更能理解蝴蝶曾在这片土地上的足迹,以及本土对蝴蝶保育的努力。

各界好评

多达两万种的蝴蝶,不但美丽、可爱,经过它独特的存活方式才飞舞满天,看完这本书你就知道,因为这是带你到蝴蝶世界的最佳导游书之一。──朱耀沂(台大昆虫系名誉教授 )

如同蝴蝶吸食花蜜般的充实与甘甜……──李后晶(台大昆虫系教授)

一部化繁为简的知识性自然读物,类似散文小说,读起来丝丝入扣,想要一口气看完……──陈光亮(台湾蝴蝶保育学会理事长)

具可读性、知识性,时而更富有诗意。──《波士顿地球报》

知识与自然史在这本书中合而为一。──《达拉斯晨间新闻》

本书通篇都是流畅轻盈的散文,加上一波波大量涌现的惊人常识,这本书本身就是一件独一无二的艺术品。──《圣地牙哥联合论坛报》

萝赛融合机巧、知识和诗的语言在这本动人的科学沉思录中……是一部认真研究、文字优美的蝴蝶自然史。──《出版家周刊》

萝赛搜集到的精采知识及杂闻,为她的叙述增色……是一趟迷人的阅读经验。──《经济学人》

【精彩书摘】

法国博物学家霍兰曾说过,蝴蝶“在生命的痛苦中给我们抚慰”。

容我大胆臆测:在今日,寻找慰藉而迷恋蝴蝶的人要比以往都多。许多人是研究生和教授。有些人以蝴蝶为范本,检视基因学和昆虫生物的议题,这些科学家尽责地将研究运用在农业和环保上。不过大多数人研究蝴蝶的理由并没有这么实际,多半是为了最简单的人性动机。

蜜丽安生于一九○八年,是罗斯柴德的侄女、查尔斯(一八七七~一九二三)的女儿。查尔斯这人曾有一次因为看到火车窗外有一只罕见的蝴蝶,而要火车当场停下。不过,他钟情的是跳蚤,而他的女儿继承父志,将他收集的数百万标本编成六册目录,并自封“跳蚤女士”。

在蝴蝶研究中,蜜丽安让我们知道帝王蝶如何摄取并储存乳草的毒;她也仔细观察蝴蝶蛹色素的作用。她又证明,大纹白蝶的雌蝶会运用化学暗示,避免产卵在已经有卵或进食幼虫的叶片上。这些蝴蝶要给子女最好的:充足的食物来源、没有竞争者。

在二十世纪,蜜丽安协助将十九世纪博物学者和采集者― 如同她父亲和伯父这样的人―的工作推展到生态学和生物化学的世界、分子和气味线及秘密信号的世界。大纹白蝶被针钉住、命名、解剖、在田野中观察。不过,该做的事还多著呢!

在思索大纹白蝶的蛹为什么有时会是蓝色的,而其胆色素仍留在表面组织中时,蜜丽安曾老实地问:“谁能解开这个谜?”

谁能解开魔尔浮蝶毛虫之谜― 排出一滴清澈液体,然后仔细梳抹它所有毛髭?

谁可以说清楚,何以有些蝴蝶会求偶,有些蝴蝶却是霸王硬上弓?

以及,红带毒蝶如何会记住并且避开曾被网过的地点?

以及,翅膀上长耳朵的蝴蝶?

还有,全世界现存有多少蝴蝶、又有多少蝴蝶已经绝种?

该做的事还多著呢!而对于巴布亚新几内亚和所罗门群岛等地方,这话更是没错。在这里,邓南是替英国自然史博物馆工作的科学同业,在最近一次采集行中,他在圣克里斯多福岛上遇到一棵开花的树。这种树木在短暂而集中的酿花蜜期间会吸引多种蝴蝶;而邓南的捕蝶网一扑就抓到三只,是两种不知名物种的一雌二雄。在之后几天,他采集到其中一种物种的蝴蝶,数量许多,虽然在当时或是几个月后,他都会定时造访那株树,但却始终没有捕到另一种物种。“以前从没有见过那种物种,”邓南说,“此后,也没有见过了。”

现在有一种小型的蓝色蝴蝶,就叫做茱莉琉璃小灰蝶。茱莉,是邓南妻子的名字。

邓南上次的采集之行是在二十一世纪的第一年,由于当地政变,他被困在提科皮亚岛上长达八周。不幸的是,提科皮亚只有十三种已经被发现的蝴蝶,于是邓南只得想法子打发时间,不是打死苍蝇喂那只住在门口台阶上的蜥蜴,就是教岛上孩童唱那首总也唱不完的“王老先生有块地”。

现在,他已经准备要出版关于所罗门群岛生物地理学的书了。书中会包括七十种新蝶种的描述,以及对于“拟态”(mimicry)的一些有趣的观察。

“蝴蝶为花园增添了另一个次元,”蜜丽安写道,“因为它们就像是梦的花朵― 孩提的梦― 从枝干上松脱,逃逸到阳光下。空气和天使。这是我对它们出现的看法,不是以一个专业的昆虫学家身分来看。”

生命中有那麽一刻,你必定得望著你喜爱的东西,想著:是的,我当时是对的。

爱上蝴蝶的人,很容易就会有这种时刻。

(本文摘自《蝴蝶热》/猫头鹰出版社)

【作者简介】

萝赛(Sharman Apt Russell)

美国知名自然写作作家,定居于新墨西哥。书写主题广博,曾获自然写作最高荣誉“约翰・巴勒斯文学奖”(John Burroughs Medal,历届获奖者包括传奇动物作家希顿、环保作家瑞秋卡森等)、以及“山与原文学奖”(Mountains and Plains Booksellers Award)等等,作品被译为中、俄、韩、西、葡、义等十余种语言。

本书是她对蝴蝶自然史的经典书写,审视人与蝴蝶在历史上的关系变化,精细描写蝴蝶的完整生活史,也以蝴蝶产业为起点,探讨生态经济的各种可能性。作品有《大地少年时》、《杀了牛仔》、《吹笛人之歌》和《花朵的秘密生命》,目前在西新墨西哥大学教授写作。

《蝴蝶热》/猫头鹰出版社

本文由:博鱼体育平台 提供

文章评论

    共有条评论来说两句吧...

    用户名:

    验证码:

本栏推荐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